工作坊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我們會辦傾偈會,你可以和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分享自己對社會和教育議題的看法和感受。
第二,我們會辦分享會,你可以分享自己的成長故事、展示自己一技之長。
第三,我們會辦活動,你可以透過體驗活動俾大家體驗另類學習,以開拓大家對教育的想像。

 

以工作坊為形式開展探索/Why WORKSHOP?

若問十個學生讀書壓力何來,相信十個也會回答升學壓力。那麼先讓我們模擬一下放榜日的情況:

筆者:同學,你考試成績如何?
甲同學:我成績不好,進不了大學。
筆者:你覺得你為何考不好呢?
甲同學:我未夠努力吧。就是坐不定的那類人(笑~)。

筆者:同學,你考試成績如何?
乙同學:我成績不好,僅僅夠分入大學,先登記asso比較安全。
筆者:你覺得你為何考不好呢?
乙同學:我很努力了。但天資不好,記性差,寫字又不夠快。

筆者:同學,你考試成績如何?
丙同學:我成績不好,僅僅夠分入三大,但未必入到理想學系。
筆者:你覺得你為何考不好呢?
丙同學:我也不知道。運氣吧。

看來以上三個同學都覺得自己考得「不好」,無一感覺「成功」。他們將「失敗」歸咎於自己不夠努力、先天不足、運氣不好,但真的是這樣嗎?好像不是。

現實就是我們被框住了,只能依順模塑自己成為符合框架的「成功」人士。可是,要扭曲、削平自己以塞進框架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犧牲休息、玩樂的時間,甚至是健康。倘若無法如意擠進去的就是「失敗者」,放棄這個遊戲的則叫「異類」。那麼,能當「成功」人士有甚麼著數?升學、就業順利一點吧。應該沒有了。能夠進三大、讀神科的所謂「成功」學生,或許他們對自己的未來同樣茫然無力。因為這個框框不是由我們自發創造出來的,並不適合我們每一個。

因此,工作坊的首要目的,旨在和同學共同理解我們受教育的經驗。簡單來說,就是將以上所說的框框具象化,了解是甚麼在束縛我們。是教育制度?是家庭教育?是香港產業結構?在這個深層自覺、思考、批判的過程,我們試圖更清楚地看見社會的真實形態,以及自己在其中的位置。世界是可能被改造的,而關鍵在於我們如何解讀世界的訊息。當我們嘗試主動解讀這個世界,便能漸漸建立學生的視角,為自己發聲。

於是,工作坊的次要目的是,創造空間,讓學生想像心中的「理想教育」。過往,在教育面前,絕大多數學生都是被動依從的。就算有所謂的反抗,頂多都是以否定為肯定,只能喊我們不要甚麼:不要考試、不要普教中、不要國民教育,而不能發現我們所要甚麼。那麼我們想要甚麼呢?我們受九年強制教育、一天八小時在校,絕對有身位表述自己心中的理想教育。學習不一定發生在學校、補習班、興趣班;學習不一定需要老師;學習不一定有名次。教育有無限的可能。打破框框,想像不同的可能,就是改變的起端。

在工作坊,透過對話和遊戲,我們回到學習者的生活世界探索和反思,在平等開放的平台交流,理解彼此各自所接受的教育,從而捕捉香港整體教育圖像,以及自身的位置。這時,我們便會由被動的服從者蛻變成自主的學習者,而且明白到縱然經驗不同,但我的成長和別人的成長是互相扣連的。從前,我們習慣將成敗得失看為是自己的,以為成功與否只關乎自己的努力、天資和運氣。原來不然,名英中或屋邨中學、有獨立書房或擠在劏房、家人學歷等一一影響擁有的資源、機遇、獎懲。同時,即使你擁有過人的創意、助人的良善,很抱歉,這不是制度所需,你不會被嘉許甚或看見。由是,現在,我們得共同了解、面對眼前這個否定大多數的束縛、各個個體正在獨力承受的困境,並且創出一個自由不批判的空間,探索理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