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2016-12-04-at-9-26-06-pm

 

親愛的父母:

這是我們寫給您們的信。

這是一篇難以下筆的信。香港人內斂,肉麻說話不多掛在嘴邊,紛爭避之則吉。有時跟父母聊自己的真實感受也頗為吃力,叫我們何以開展對話,談教育談未來?但是,在籌備組織的過程,當我們談及成長經驗時,各人多番複述父母的一字一句。可見,不論支持或規訓,父母的言行深遠影響著我們的成長

Shall we talk?

您每每叫我勤力點、專心點,我心裏滿是委屈。我努力過,但您可知道功課測驗有幾多?我努力過,但您可知道這次考試只得半班及格?讀書以外,生活還有許多東西吧。我也希望能像您小時候般,下課後能和同學鄰居在公園亂逛,聽上去很自由。聞說爸媽您們也是在籃球場上結識的。我的籃球場呢?

我嘗試去找我的自由。是當球員?開咖啡店?我還不清楚。我在您將我和某某比較時,得知您對我的期望,期望我走順遂的路有安定的生活,最好要比某某過得好一點。但被沒日沒夜的往上競爭掩蓋生活,真的好嗎?不要擔心,我會找到出路的,正如您當年闖出自己的。或許,我最需要的不是上興趣班補習班的金錢,而是您在我成功時的鼓勵,在我失敗後跟我聊一聊

如果您的兒女有天跑來參加組織的活動,甚至成為組織者,請不要過份擔心。他只是帶著心裏的疑問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聊一起試。在建立想法的階段,我們未必溫順如孩提時,偶爾會像火球般衝撞,偶爾如羊走迷地閉鎖自己,但都只為證明自己想成長的欲望。

謝謝您養育出對人生抱有好奇、對世界存有希望的兒女

教育實驗學社
一群渴望被理解的兒女

 

給學校的信:

學校本應為學生創造學習和成長的空間,令學生最終能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學校,理應是個比社會安全,學生有嘗試、犯錯、學習的機會,亦是認識自己、接觸世界的空間,讓學生將知識結連生活,未來在社會可以生存。我們明白老師很用心教導我們,然而現在的學校已經變成了一座座的監獄,無數的校規、評核,不僅令我們感到窒息,也令老師難以負擔。顯然現在的學校距離理想的教育環境很遠。

我不明白,為何會有這麼多無理,沒意義的校規?為什麼校裙短了一厘米就要記過?為什麼不可以談戀愛?為什麼要檢查我的內衣顏色?提出反對時你們只會說要尊重、要遵從,卻不曾去解釋、去檢討,或去從我們的角度想想,我們為何對校規諸多意見。我們也是學校的一分子,我們希望能參與校規的制定,以達至合理和自我約束。

當我們反對校政、或想在校內就政治議題派單張就會被阻撓。為什麼學校會教我們做掩沒良心的人?我們只是想爭取一丁點校內民主,我們想要的是互相尊重、討論。我們想讓同學了解社會現況,明白自己身為學生也是公民,認識到自己也是責無旁貸的。學校不應是逃離社會的地方,而是去探索、了解的空間。

我們想要的是一個自由學習,容許不同形狀的我們成長的空間。我們要的並非放縱,而是可以認識自己、接觸世界的教育。請仔細注視我們每一個人,我們不是倒模出來的,也不是機械人,我們每個都是無限的可能性

教育實驗學社
一群在制度裏掙扎的同學

 

親愛的同學:

說到學習,你最先想起甚麼?

是每天坐在學校八小時,望着前方的老師及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粉筆字,學着不知道為甚麼要學的「之乎者也」,做着模式相近的題目嗎?又或者,是放學後匆匆忙忙地趕到補習社做題,一份又一份,一個課題又一個課題,為求取得比其他同學優異的成績嗎?

這就是絕大部分香港學生的日常生活,我們自小被框在父母期望或學習壓力下,沒有辦法從中逃出來,為自己偷一點時間抖氣,更遑論要認真思考人生目標。久而久之,我們會被自己建立的牆壁與外界隔絕,除了讀書外再看不見牆外的世界。牆壁會越建越高,最終會將自己困在井底,成為井底之蛙。但當你偶爾看到磚與磚之間的光線時,難道你不會好奇牆外的世界嗎?困在這個狹小的井,甘心嗎?

我不甘心,所以我開始發問:學習有其他方法嗎?肯定有。學習只能從教科書上學嗎?不是;我會從外語歌外語劇,學到語言和文化(一口流利的韓文~);當我聽不同人表達自己的意見時,我又從中學到批判性思考和分析。這些都是不知不覺學回來的,不是從課本背回來的。那麼,我能選擇自己要穿的衣服、午餐要吃的食物,我是否也能選擇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這些學習模式,又應該如何尋找?

由是,我們希望創造一個實驗空間,一個脫離苦悶的監獄、冷漠無情的鬥獸場,只屬於我們自由自在思考的平台。學習不是枯燥乏味的競爭,更不應只是由上至下的一種單向灌輸知識的過程。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誰說一定要從師長學習?我們希望這個平台能吸引更多的人,大家一起透過不同的方式為自己、為與自己同行的人尋找想要的學習模式,甚至教育制度。找到或想到以後,我們便要付諸實行了,但又要如何做呢?這也沒有標準答案,讓我們先鑿開困住我們的牆壁,再一步一步為自己度身定做吧!

教育實驗學社
一個潛逃去考HKDSE的組織者上

 

給政府的信:

近年學生自殺、教師抑鬱等慘事無日無之,吳克儉卻認為問題歸究於學生欠缺生涯規劃。再者,政府投放於教育的支出少之又少,只佔本地GDP約4%。現在香港的教育制度百病叢生,政府只用管治的角度去制定教育方向,教師為教席擔驚受怕,學生為考試疲於奔命,令教師壓力大增,但政府始終不肯去面對這個事實。

教育是社會的基石。一個政府對教育的規劃,代表著該社會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以人為本、平等共融、富創造性的?還是功利掛帥、精英主導、階級分明、刻板乏味的?上述種種現象都因特區政府以市場價值的去制定教育方向。市場主導了教育,視師生為經濟產物。因此中學教育由以往知識為本轉為能力為本,目的只為社會職場提供人力資源,學生的基礎知識被削弱,在校只學習考試能力多於知識。近年政府又因學生應付不及那些能力考核,便怪罪於師生,然後不斷推行改革。

市場向導的教育的最終令評核學生能力的方式單一、僵化。公開考試是唯一準則,變相應試主導了教育,教育變得注重競爭,打擊青年人自信,培育學生身心發展已屬次要。再者,這個競爭亦不公平,例如直資校學費對貧窮學生構成壓力,直資學校的資源及師生質素較高;學債問題成為部分家庭收入較低的大專生的困擾。不公平的競爭持續惡化,削弱平等教育的機會。

考試為本的制度最終令價值教育在香港消失。學校因要與學生應付公開考試,把學生的身心藝術發展和價值教育等元素都拋諸腦後,一直都不能成為社會的核心。這顯得政府對教育想法片面,教育界、學生及家長成為受害者。教育的價值是要成就學子的知識和獨立人格,能在學校自我成長,有空間去認識自己,而不只著重接受知識以消滅學生的思考和創意。

香港政府這樣的教育方向,已令香港教育蒙羞。政府必須重新反思教育的價值。社會最大的資本並不是地產及基建,乃是本地人才。學生不應再服膺公開考試,唯有改弦更張,才能讓香港的教育制度重現平等與開放等價值。

教育實驗學社
一群致力於推動香港教育平等改革的學生

 

給公民社會的信:


從反國教到雨傘運動,直至大半年前學民思潮解散,過去五年的學運與社運,學民思潮都有幸能夠參與其中。隨著關注議題的轉變,學民思潮亦由一個學生組織,漸漸向政治組織的方向靠攏。然而,自雨傘運動的結束以後,強權的壓迫依舊,社會的無力感仍未消散,社會運動的動員基礎漸漸喪失。學民思潮解散,我們得以從社會運動的浪尖上退下來,重新思考香港的學運與社運

四年以前,學民思潮以反洗腦教育作為呼召,號召群眾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加上及後對不同社會運動的參與,中學生參與政治從此不成禁忌。大量以本土為旗號的中學生組織相繼成立正是一例。然而,縱然中學生得以自主參與政治運動,但從未能擺脫教育制度的捆綁

我們的教育制度壓迫處處。教育機會與資源分佈不均,學生壓力過大, 政權意圖禁絕校園內的政治討論;即使是所謂帶有批判性的通識教育,在現時的課程設計及考試制度下,淪為論點數量的比較,淪落成一堆應試技巧。在這樣的教育制度之下,學生每天利用十數個小時學習,卻難有真正自主的個人成長,更遑論對於社會的批判與對運動的參與。

要繼續推動香港的學生運動,介入香港教育現況是不能缺少的出路之一。然而,教育不只在乎個別政策的討論或倡議,更在乎在地的實踐。現實是,每一位學生都是獨特且自主的學習者,更不可能以簡單的政策「處理」他們所面對的問題。因此,我們以教育實驗為名,正是要透過對教育、學習等實踐,探尋香港學生能夠自主學習的方法。我們相信,學生的自主學習與真正的批判性思考,不但是學生在這個教育制度之下的解放之途,更是未來學生運動與公民社會的重要基石。

在雨傘運動以後,社會運動陷入失焦,公民社會的力量亟待重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選擇成立一個較為「深耕細作」的組織,固然未必能夠回應現時最前沿的政治形勢;但至少,自學民思潮的經驗走來,我們相信,真正介入我們的生活經驗與問題的運動方式會是一個方法解決現時組織動員乏力問題

社運之路,路遙且長。讓我們重新出發,在學運社運的路途上,互勉同行。

教育實驗學社
一群不願意放棄學生運動的組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