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教育裏的民主實踐

教育的目的,不是旨在訓練出經濟制度所需的機器,而是要培養出屬於社會的公民。因此,互信、平等、溝通、批判思考等重要的價值與生活實踐,不應在教育制度之中遭到遺忘。學校作為學習的最重要場域之一,絕對應容許莘莘學子就校政、校規提出建議,以實踐上述的價值;對於社會重要之議題,包括香港前途問題,師生亦應有討論和表態的自由。

實踐教育當中的民主,其實難以只有屬於校園的部份。在現時的教育制度底下,學校的教學、校政,往往受著教育政策的制肘;與此同時,教育政策的制定所帶來的最直接影響,往往也是體現在學生的身上。直至今天,政權的力量依然嘗試以資源為誘因,以教育為手段,嘗試對年輕人進行政治洗腦工程。我們定必反對有關政策的執行與落實,以捍衛平等而民主的教育。

青年人作為社會未來支柱理應有權參與教育政策制定的討論社會瞬息萬變與其單向灌輸過時的模式與框架不如多聽學生所思所想讓我們一同與成年人籌劃社會的發展方向

 

2. 檢討評核方法

校本評核(SBA)和獨立專題探究(IES)提倡減輕學生負擔。然而,SBA及IES課業繁重,評分準則不合理。加上其對文憑試成績影響不大,學生的付出和收穫不成正比(按比例分配,即拉curve),令分數受制於學校排名,而且對文憑試成績影響不大,反而令師生壓力大增。另一方面,新高中開設的「應用學習」科評級亦不合理(只設達標、不達標和優良三級),科目認受性低,令不少學校不敢開設,再一步令評核制度僵固。教育局及考評局必須全面檢討有關的評分方法。

 

3. 支持母語教學,反對普教中

以母語為教學語言不但能夠促進學生學習效能,更能保存和確立一地之文化。提倡母語教學,一直是香港過往一個重要的教育政策之一。當初設定母語教學的原因,是因為香港重英輕中,而現時英中普遍較中中優越,亦充分證明此問題依然存在。而在大專教育的層面,中文的教學與研究更是遭到漠視與貶低,以「國際化」的名義,犧牲以中文為基礎的學術研究。

現時「普教中」之所以成為主旋律,固然帶有政權的政治因素在內,但因中國作為崛起大國而產生的,普通話的「市場價值」一說亦不能忽視。然而,學習普通話與使用普通話作為中文,甚至是其他科目的教學語言,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前者只是多學一種語言,後者卻犧牲了對知識的掌握和理解,及貶低本地文化。

真正的國際化不是英語化,也不是普通話化,而是要在教育的層面之中,加入對國際視野、對世界各地的理解,讓學生能夠視自身為全球公民推動整體發展。在全球化的競爭下,除了要追上一系列國際標準,我們更應確立自身的文化,使得不被以全球化為名的文化清洗洪流所淹蓋。所以,推動母語教學是急切而又必需的。

 

4. 檢討學債問題

學資處為大專生提供兩種貸款:「資助專上課程學生資助計劃」(俗稱 grant loan)及「免入息審查貸款計劃」(俗稱 non-mean)。前者需要通過資產審查而後者不用;前者可獲得學費豁免和低息貸款,後者則需要繳付較高利息和行政費。

Grant loan的審查方式僵化和非常繁複,並且以家庭作為單位審查,令不少家庭因個別情況也未獲得資助;另外,不少未獲全額資助大專生無得到家人支付餘額。現時的審查未能如實反映學生實際經濟狀況,導致真正有需要的同學得不到經濟上旳援助。

Non-mean在學利息是學債問題的主因,債務從借錢一刻起算複利息,加上政府忽視大專生在畢業後的就業問題,令同學壓力日益增加。政府逃避保障學生獲得教育的權利,不肯投放更多教育資源,反而借貸予學生讀書,是逃避責任。

教育不能與金錢掛扣,政府在學債問題上責無旁貸。我們要求政府檢討貸款的利息計算、申請資格、申請程序及還款程序等,以舒緩畢業生的學債壓力。